喵秃子

罐崽是宝物

小心恶童[2]

姜丹尼尔×赖冠霖×邕圣祐


现实向
三观不正
上升真人❌
感情洁癖❌

BGM: she likes me but i dont like her back.

————————————————


深谙人情世故的人有两种,一种资历丰富自然清醒,另一种天生聪颖看得通透。


阅人无数的打工皇帝邕圣祐属于前者。


他知道人们想看到什么。所以不管在遍地隐藏镜头的生存类选秀里,出道后随处皆是的闪光灯前,邕圣祐都演得滴水不漏。


这次不会例外,也不许例外。


即使那份碍手碍脚的感情膨胀到心脏钝痛,他也会毫不留情把盖子拧紧,不让它溢出一分。


尹志圣和金在奂吵闹声从远处走廊传来,倚着墙出神的邕圣祐放松了死握住掐得生疼的拳头,垂下眼皮盯着白色球鞋集中已经消失的灵魂,不紧不慢蹲下捏起鞋带的两端一拉,系好的蝴蝶结便散了开。


走廊没开灯,得益于一副好眼力,金在奂远远就看到了背对他们系鞋带的至亲。“好啊,总算给我逮到你的空隙了。”他嘴里念念有词,不怀好意地转头朝大哥挤眉弄眼笑了阵,愣是搞得尹智圣一头雾水。随后蹑手蹑脚凑过去抬起脚对准了邕圣祐的屁股就是一个猛踹。


“呀!金在奂!”眼睁睁目睹那臭小子踹完就逃命冲刺进了练习室麻溜反锁上房门的全过程,尹智圣哭笑不得赶紧去扶被踹扑在地上的邕圣祐。“圣祐啊,没事儿吧?啊?”


“没事儿”邕圣祐没忙着起身,而是慢条斯理地把系了一半鞋带重新系好,站直了身子掸了掸衬衫上不存在的灰尘,叩了叩练习室紧闭的门,“金在奂——”


“别!”门内传来队内主唱大人的三段高音,“冠霖你别开门别开门别开门你别——”


门被拉开,霎时黑暗被灯光吞噬,邕圣祐就这样毫无准备地撞进那人潋滟着星光的眸。


又来了。心动如期而至,擂响起过于强烈的鼓点。


“冠霖啊……你要保护哥哥啊哥哥请你吃炸鸡,炸整鸡!”金在奂躲在窗帘后面的动作惹得姜丹尼尔发笑。


“你干嘛招惹他啊,找打。”姜丹尼尔一阵唏嘘。


赖冠霖满眼笑意直勾勾看着邕圣祐,单手撑着门框坏心眼地堵在门口:“哥哥们怎么一大早就到处乱窜,都是小学生吗?”


中国小狼狗真的很危险。邕圣祐失神了一瞬。


不论是小孩儿为装成熟朝身上喷洒的冷香,沙哑低沉却黏糊吐字的发音方式,他的呼吸他的体温,都以他独特的姿态吸引着自己。


“冠霖你让开,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邕圣祐嘴角噙着笑眼神轻描淡写地掠过人的脸想要推开横在他面前的手臂。


“如果帮在奂哥,他就会请我吃炸鸡。”撑着门框的手暗自发力偏不让开,就着邕圣佑把手搭在他臂弯的姿势,赖冠霖略微俯下身来故意发难:“或许,哥那儿有更好吃的东西?”那是上扬起的尾音,带着让人容易误会的轻佻。终于,随着距离的拉近,赖冠霖捕捉到了邕圣佑眼里无处遁形的狼狈。


“李冠霖。”


缩在角落里的金在奂打了个寒战,他是失了智才要跟这几个人扯上关系。现在他巴不得邕圣祐进来给他个痛快好赶紧结束这场闹剧。


姜丹尼尔开玩笑似的叫着小孩在韩国的昵称,笑意却没有蔓延到眼底。“别闹。”


赖冠霖后背一凉,心虚地眨了眨眼睛手指略微松了劲:“哎咦,开玩笑嘛。”暗自揣度了阵也乖乖从邕圣祐的身前退开了。


还很不情愿啊。姜丹尼尔怒极反笑用舌顶了顶腮帮努力遏制来势凶猛的坏情绪。


从来都充当队内气氛调节担当的邕圣祐此时活像个哑巴,一直没说话的尹智圣实在看不下去只好强行插话打破僵局:“在奂啊!你是个成年人能不能别那么幼稚。”他绕过赖冠霖走过去把角落的金在奂拎了出来。


“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金在奂发自真心的。再也不敢了。


随着成员陆续到来,这场闹剧也就算不了了之。后来,邕圣祐没有报复金在奂,赖冠霖也没有得到他的炸鸡。

——————————————

熬过漫长而艰辛的舞蹈练习,体力消耗殆尽的赖冠霖撑着最后一口气挪到练习室门口的饮料贩卖机,单手扶着贩卖机掏起口袋里的硬币。


一,二,三。少了一个。赖冠霖欲哭无泪,无比沮丧地耷拉下毛茸茸的脑袋。想到还要挪回去:“OMG。”忍不住哀嚎一声。


“给。”赖冠霖看着递过来的手,没有抬头。但他能想象到那人看他的眼神,毕竟是骨子里都透着温柔,连捏着一枚硬币的力度都恰到好处。


“谢谢圣祐哥!”这哥从那天起已经有整整四天没和自己说话了,就算在外面必要的营业也能省就省。他有些雀跃地望向邕圣佑想要些回应,那人却绕过他径直走到贩卖机前,看都不看他一眼。


赖冠霖看着邕圣祐弯曲突起的指节,听硬币一次次砸入的咣啷声有些不爽。


真是胆小鬼。


“有人说你手指很好看吗哥?”


邕圣祐愣愣地看小孩单手扣住他准备拿易拉罐的手腕,另只手十指灵活地交缠上他的轻轻握住。“我的手好像比较大哦。”


他到底为什么要来搭话呢。邕圣祐失控的前一秒这样问自己。


这些天邕圣佑想了好多,他以为自己藏的很好,他以为只要他不说就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他以为将一时产生的错误感情结束在限定组合的限期里才是正确的。


这都是他以为。


“嘿嘿邕圣祐no jam手还小。”小孩保持着两人十指交缠的姿势投完自己那份硬币,傻乎乎地笑着自言自语,半天得不到回应才不解地抬头。邕圣祐没有给他回神的机会,倏然间反手砰一声将小孩死死压在冰冷的贩卖机上,一罐可乐应声而下。


赖冠霖只觉得后脑勺一阵钝痛,眼角被生理性激出了眼泪。“哥?!唔……”疑问就这样被覆住而后吞入腹中。


赖冠霖的把戏于他而言太拙劣,可他甘之若饴。


那禁锢着自己不像话感情的盖子,他拧得太辛苦。


现在,他要丢掉了。













可能会写长篇所以感情发展进度已经很快了
会尽量写大家都满意的结局
希望有更多评论点赞小蓝手
不然我可能会搞事🌝



评论(33)

热度(3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