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秃子

罐崽是宝物

怎样哄一只哭包兔子

一发完 急刹车 甜短 

看完记得评论,评论多一条76多doi一次😇)

“咔嗒。”门推开的声音很小,但田柾国还是听到了。他根本没睡,他在等。

“怎么又那么晚?”田柾国翻了个身面朝着进来的人,用无异于常音量说话,在深夜倒是显得突兀。金泰亨拧开夜灯,手上急慌慌比着手势示意他小声一点。

“他们都睡熟了,当谁都像你一样半夜归宿……”

“哎呀祖宗你小声点!”金泰亨活像被逼急的布老虎,蹑手蹑脚扑到铺上用手捂住他的嘴,在他耳边用气声嚷嚷:“你不也还没睡!”

我在等你。田柾国死也不会说出这句话,但其实他现在也想扇自己一巴掌问问自己到底为什么犯贱, 也想问问为什么金泰亨身上香水味不浓却能呛得他反胃。

“滚远点儿,一股子骚味儿。”一把推开身上的人,他向来力气大,听到咚的一声,这下肯定得让金泰亨摔得生疼了。想到这儿他心里有点儿疼鼻子又有点儿酸,反正怎么都不是滋味,舌头顶下腮翻了个身。还想着金多情能为你守身如玉呢,求求了田柾国快睡觉吧。
金泰亨愣愣地坐在地上,心想md这又是发哪门子的疯。告白你说恶心那我放弃还不成,现在看这反应倒是嫌他身上有别人的味道了,这几个意思?

这一整套小心思迂回过来,金泰亨懂了什么,嘴角上扬成顽劣弧度。

“骚?我觉得挺好闻的啊。”

“……”

“柾国啊,不是哥说你,都这么大了别天天再搞什么学术研究了好好谈一场恋爱吧。”眼看床上那装睡的兔崽子绷紧了身子,金泰亨得寸进尺开始加什么猛料:“女孩子的胸脯你只要摸一次,就会上瘾的。”他沉浸于自己的谎言,还煞有其事地用手比了比。

你接话啊,我快编不下去了。看那人一动不动,金泰亨几乎就要放弃了,站起来拍拍屁股想赶快从这个让他狼狈不堪的人身边溜走。

“说喜欢我是觉得耍我好玩,对吧?”

“啊?”一言不发的人冷不丁来这一句,让金泰亨着实摸不着头脑。

“怎么我就推拉那么一下你就放弃了?”

还推拉,金泰亨真的觉得自己要气笑了,懂不懂自己告白酝酿了多久需要多少勇气昨晚为了搞这些脂粉气差点儿没被酒吧那群男女生吞活剥了你跟我说推拉,“无鸡巴语,你……”

“呜呜……唔……”宽肩大男孩此时缩成一只软脚虾,头像鸵鸟一样深深埋着像是要把自己捂死在枕头里。

骂人的话本来像上膛的子弹恨不得把眼前的人射个稀巴烂此刻也硬生生憋了回去。“柾国啊……”他金泰亨就算上天入地刀枪不入有再多本事也抵不过田柾国掉眼泪,他最看不得田柾国哭。

手犹豫了会儿还是伸过去,安抚着拍拍那小幅度颤抖的背脊,哪知道眼前一晃就被拽住手腕死死压在床上。昏暗灯光打在那人的侧脸上把轮廓勾勒得深刻又暧昧,金泰亨看不清他的眼神,却能感受到微凉的液体一滴一滴砸在自己的脸颊上。

“你把我搞得好奇怪……”大男孩声线颤抖着,于是金泰亨强大的心脏同时感受揪扯和品味甜腻。他用没被禁锢的那只手拂掉田柾国脸上的泪水,情动不已便仰起头吻住他的唇。

田柾国的哽咽戛然而止,随后便是试探性地被动变主动,像是头一次吃到糖的孩子,无师自通用舌尖撬开牙关沉溺于疯狂掠夺带来的快感。

攻势过猛产生的压迫感让金泰亨觉得有些窒息,来不及吞咽的津液混合着那人的泪水顺着下巴打湿了衣襟,他脑袋昏昏沉沉象征性地推搡了一下,不小心触及田柾国精壮的胸口。嚯,这手感。真tm迷人!金泰亨喜欢得要死,便忍不住揉捏起手感上好的胸肌。

一吻罢了,田柾国闷声喘息着捉住他胸前顶风作案的那只咸猪手,金泰亨被抓了现形有点心虚,哪知道那人拽着自己的手一路引领直到覆在胯下,“我现在很奇怪,你必须对我负责。”田柾国理直气壮地像是个讨要赔偿金的碰瓷老大爷。

金泰亨感受着那鼓起的一大包,情不自禁咽了口唾沫。


——————————

“柾国,我错了……嗯……”快要晕死过去的金泰亨生无可恋地看了眼床头的闹钟,靠,四点了。怪不得他看天都快亮了。

“你不是挺能吗?不是还劝我好好谈一场恋爱吗?”田柾国眼睛被泪湿得闪亮,每逼问一句就要发狠地挺动腰肢生生捣进去,只看脸还以为金泰亨又在欺负未成年,下半身却是如果没听到讨他欢心的答案就要把金泰亨操死在床上。

金泰亨饶是再妖精也没力气了,前列腺被又一波持续快速顶磨爽到脚趾蜷缩,软趴趴地抓着田柾国爆出青筋的小臂讨好地捏了一下,被撞得话都说不全也得求饶:“谈,谈……”

“还谈?”田柾国不知道自己是气疯还是要被人撒娇的样子逼疯了,反正做到这个小流氓半身不遂叫他没法儿去祸害别人家黄花大闺女就对了。

“操你妈的和我谈!!!”金泰亨一下就撑不住了用最后力气吼了出来。就没见过那么霸道的人!

“你操不了我妈,你只能被我操。”田柾国一下就破涕为笑,开心地跟朵花儿似的。弯下腰来亲昵的蹭着金泰亨的鼻尖,又宝贝地啾了口。“这还差不多。”

如果不是下身还做着禽兽不如地打桩运动,差点儿就要捧着兔子的脸夸他可爱了。金泰亨晕过去的瞬间是这么想的。


(隔壁五人:这还睡不睡了真tm不是人啊)


第二天早上。
“哎,金泰亨,其实我的胸也不输那些女的对吧……”
两眼一黑,什么诡异的胜负欲。
“闭嘴别比了你赢了。”
“嘿嘿。”

因为执着饼干的小警官所以每天必须早起的金老板(真的只是执着饼干吗😇)